|| 回首頁 || 關於我們 || 加入會員 || 付費方式 || 投訴專欄 || 顧問群 || 教師群 || 寫信給我們 || 網站地圖 ||

伍、其他相關問題探討

一、採取對每一年度盈餘未分配部分加徵百分之十營利事業所得稅之理由:

(一)較符合租稅公平

在我國綜合所得稅最高稅率為四十%、營利事業所得稅最高稅率為二十五%,且營利事業之盈餘中未稅盈餘與已稅盈餘之比率約為一比二之情形下,若採提高營利事業所得稅稅率之方式,未稅盈餘仍繼續享受減免租稅優惠,已稅盈餘稅負則大幅提高,使絕大部分未享受租稅優惠之一般中小企業、獨資及合夥事業,面臨營利事業所得稅負大幅增加之衝擊,雖於盈餘分配後,可扣抵其股東之綜合所得稅,惟仍不免有加稅之心理衝擊與反對聲浪;若採取對未分配盈餘加徵百分之十所得稅之方式,由於已稅盈餘之稅負並不增加,可降低對未享受租稅優惠產業之衝擊,避免擴大租稅之不公平性。

(二)降低公司藉保留盈餘規避個人股東稅負之誘因

由於享受五年免稅之營利事業並不因稅率之提高而需負擔租稅,致公司以保留盈餘遞延股東綜合所得稅之情況,仍然存在;但若採取對未分配盈餘加徵百分之十所得稅之方式,由於該加徵之稅款可由股東扣抵其綜合所得稅,可適度降低公司藉保留盈餘規避個人股東稅負之誘因。

 

二、實施兩稅合一對未分配盈餘加徵百分之十營利事業所得稅,對高科技產業之影響:

(一)該項加徵稅額為預繳股東稅款性質,於日後作盈餘分配時仍可扣抵股東個人綜合所得稅,營利事業所負擔者僅係該加徵稅款之期間利息,且僅係企業之一項期間成本,以年利率一0%估算,最高僅約當年度全部所得之一%。

(二)該項預繳之稅款所增加之稅負僅百分之十,與分配盈餘尚需負擔百分之四十之所得稅負相較,仍屬輕微,保留盈餘不分配仍具有誘因。

(三)企業尚可利用當年度盈餘轉增資,以取得所需之投資資金,其因而配發之股票股利因屬盈餘分配,並無加徵百分之十營利事業所得稅規定之適用;另其盈餘轉增資之用途如符合促進產業升級條例第十六條規定,股東尚可適用股票股利緩課之規定,而股東申報股利所得課稅時,該股票股利所含之營利事業所得稅,亦可用以扣抵個人綜合所得稅,不致對自有資金之形成造成不利影響。

(四)實施兩稅合一後,股東投資之最高稅負由現行之百分之五十五降低至百分之四十,提昇投資人購買公司股票之意願,對企業之募股將有幫助,另一方面則減輕公司以舉債籌措財源之偏好,傾向以募股方式籌措長期資金,對外部資金之形成當有正面影響。

 

三、為實施兩稅合一,現行促進產業升級條例第十五條及中小企業發展條例第三十六條規定配合修正之必要性:

(一)在我國現行所得稅制採營利事業所得稅與綜合所得稅獨立課稅之制度下,公司之盈餘應課徵兩次所得稅,即先在公司階段課徵一次營利事業所得稅,俟盈餘分配予股東時再課徵一次綜合所得稅。但基於減輕重複課稅程度之考量,現行促進產業升級條例第十五條及中小企業發展條例第三十六條規定,公司得在不超過已收資本額一倍或二倍限度內,保留盈餘,不予分配,免受強制歸戶之限制。即除保留額度之優惠外,保留盈餘之課稅仍應依現行所得稅法之規定辦理。而現行所得稅法對保留盈餘之課稅,除俟分配時再課徵一次綜合所得稅外,尚無其他限制規定,致產生保留盈餘無其他租稅負擔之結果。惟現擬推動之兩稅合一制度,係屬制度上之變革,本部已就現行所得稅法有關保留盈餘之課稅規定予以修正,即對營利事業每一年度之盈餘未分配部分加徵百分之十營利事業所得稅,但於發放股利後退還,故現行符合促進產業升級條例第十五條及中小企業發展條例第三十六條規定之保留盈餘,應一體比照修正,尚不致涉及信賴利益保護問題。

(二)依照本部規劃之兩稅合一方案,營利事業每一年度之盈餘未作分配者,應加徵百分之十營利事業所得稅,但不再限制保留盈餘之數額,亦免再強制歸戶,該加徵之稅額,可於往後年度作盈餘分配時,用以扣抵其個人股東之應納稅額;現制下,公司得在資本額一倍或二倍之限度內,保留盈餘,不予分配,但超過限度時,應強制歸戶或加徵百分之十營利事業所得稅,且該加徵之稅款並無稅額扣抵之適用,故就整體考量,改制對納稅義務人未必較為不利。且實施兩稅合一制,使納稅義務人營利所得之最高稅負從現行五十五%降至四十%,整體獲得減稅之利益。

(三)該加徵百分之十營利事業所得稅之規定,係自兩稅合一實施後開始適用,改制前所發生之盈餘,仍得在規定限度內保留不分配,並未溯及既往,不致使納稅義務人遭受不可預計之負擔或喪失利益;即使部分納稅義務人對修正規定之適用結果,在主觀上認為將對未終結之投資或事實發生重大不良影響,但因兩稅合一制度之實施,係為達成「低稅負」投資環境之目標,而該修正規定乃實施兩稅合一之必要配合措施,其修正係屬必要。

 

四、兩稅合一後,對高科技事業之租稅減免,仍具有實質獎勵意義:

(一)股東階段之租稅減免仍具有實質獎勵意義:

以促進產業升級條例第八條規定之重要科技事業投資抵減為例,兩稅合一實施後,高科技事業如選擇適用股東投資抵減之優惠,其股東除可享有投資金額二0%之抵稅權外,獲配股利總額所含之可扣抵稅額尚可用以扣抵其股利所得及其他所得之應納稅額,該等租稅優惠不僅仍具有實質獎勵意義,股東亦將因兩稅合一而獲利。兩稅合一實施後,企業仍可利用當年度盈餘轉增資,以取得所需資金,其因而配發之股票股利因屬盈餘分配,並無加徵百分之十營利事業所得稅規定之適用,對公司自有資金之來源尚無影響;另其盈餘轉增資之用途如符合促進產業升級條例第十六條規定,股東尚可適用股票股利緩課之規定,對高所得股東而言,相當於政府給予一筆無息貸款,其仍具有獎勵效果。

(二)企業階段之租稅減免仍具有增加企業可運用資金、降低其資金成本之效果:

以促進產業升級條例第八條之一規定之五年免稅為例,高科技事業與傳統產業同樣賺100元所得,高科技事業之營利事業所得稅為0,其稅後可運用資金仍為100元,而傳統產業因需繳納營利事業所得稅二五元(假設稅率為二五%),其稅後可運用資金為七五元,五年免稅對高科技事業而言,具有增加其可運用資金、減少利息支出、降低資金成本之效果,對投資人而言,亦將因企業階段利息支出之減少、利潤之增加而創造較高之投資報酬,故其仍具有實質獎勵意義。

(三)建立整體性公平合理之投資稅負環境:

高科技事業五年免稅期滿,即需適用一般營利事業所得稅稅率課稅,實施兩稅合一,建立公平合理之股利所得稅制度,可達到持續鼓勵投資人投資高科技事業之目的。

 

五、有關「公司從事研究發展享受之投資抵減優惠,准予納入股東可扣抵稅額帳戶,由股東扣抵其綜合所得稅款」問題:

(一)世界各國對研究發展支出之租稅獎勵,均僅直接對實際從事研究發展之公司為之,尚無在股東階段適用設算扣抵之先例。我國目前對公司研究發展之租稅獎勵,亦採抵減營利事業所得稅之方式為之,如再由個人股東用以扣抵,該部分享受租稅優惠之所得在公司階段及股東階段皆不課稅,違反兩稅合一課一次稅原則;形同政府以一般大眾稅收補貼投資大眾,造成「輕課非勤勞所得,違反公平原則,增加稅收損失」;「現行促進產業升級條例第六條規定之各項支出之投資抵減優惠,亦可能要求比照適用」;「增加稅務行政之複雜度」等多項問題。

(二)實施兩稅合一後,我國目前所採公司研究發展費用抵減營利事業所得稅之方式,其效益雖未直接及於股東,但所抵減之營利事業所得稅額,直接增加公司之可運用資金及盈餘,間接促使公司股價上揚,在證券交易所得仍停徵所得稅之情況下,股東仍間接獲得實質之租稅優惠。當然,目前符合促進產業升級條例第八條之一規定之營利事業,如選擇五年免稅,即因無應納稅額而無法享受研究發展支出投資抵減之租稅利益,惟該現象係現行促進產業升級條例固有問題,並非實施兩稅合一制之問題。況且,根據統計,自八十四年一月三十一日(促進產業升級條例第八條之一開始生效)起至本(八十六)年七月底止,經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核准屬於重要科技事業或重要投資事業者計有三百三十七家,其中選擇適用五年免稅之營利事業僅四十家,其餘近三百家之營利事業,係選擇股東投資抵減。該近三百家公司雖須繳納營利事業所得稅,然其研究發展支出享受公司階段之投資抵減,而降低其營利事業所得稅負擔,同時其股東得以投資股價之百分之二十,抵減股東應納稅額,故就現制而言我國之租稅獎勵,已極為優惠。再者,實施兩稅合一後,股東之最高稅負更將從五十五%大幅降低至四十%,倘再將公司研究發展支出之租稅優惠及於股東,增加股東之租稅優惠,似缺乏必要性與合理性。

(三)再就園區事業而言,其近幾年營利事業平均有效稅率僅達一.六%,股東階段之稅負,亦因證券交易所得免稅而愈形偏低,若再允許研究發展支出之減免及於股東階段,則其稅負更低,相對於其他各類所得者而言,實有違所得稅之公平原則。

 

上一頁 || 回目錄 || 下一頁

Copyright © 2006~2013 中華民國財稅基金會 網頁設計 捷視網路工作室